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行业资讯>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聚焦家政“新政”

文章来源:陕西省家庭服务业协会 陕西省人大民声报 作者:记者周鑫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0日 点击数:
字号:
另一位叫香香的内地人则谈了她对她大姑妈家所认识的菲佣珍妮花的故事。她说:我认识的第一个菲佣是我大姑妈家中的那位,名字叫“珍妮花”(下文中称珍)。姑妈早期在香港黄大仙翠园住的,那时的家居条件是相当不错的。姑妈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珍妮花到她家时只有二十岁,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一直陪伴着我姑妈,渐渐,她们的情谊就好像一对母女。
珍的工作态度和待人接物方面的无可挑剔,每天除陪姑妈去老人中心玩一上午外,全部的家务一样也没有落下。最令我感动的是珍的细心:姑妈的牙齿不好,每当食有骨的肉食(如鸡、鱼等),珍都会耐心的为姑妈把骨挑出来才给姑妈吃。
2005 年,我的二表哥因投资金融失败,我姑妈忍痛把这所高档的住宅卖掉了,搬到葵涌的公屋住,条件就差得多了,只有二十几平米,而且香港的公屋是不允许在公屋里划出另外房间的,只能是一个大房间。只好安排姑妈和菲佣合住一架上下床。当时,姑妈都担心珍不会再做了,想不到珍却反过来安慰姑妈,说人生本是有起起伏伏的,她在菲律宾的居住环境比起香港的公屋更差,并愉快地一个人过新屋忙了几天,把新居安排得井井有条,姑妈每说到此,眼里就有泪花。珍整整在我姑妈家做了八年!记得珍回国结婚前,她去商店自己掏钱买了刷子和漆。她一个人把房子从顶到地,全部粉刷一遍,包括自己挪动大的家具以及复位。姑妈过意不去,给钱她,她死活不要,说是“最后为这个家扮靓一次”。回国后,她还定期(每一个月)打一次长途叮嘱姑妈要注意身体......
在香港,像珍妮花一样的菲佣,还有很多。6000多万人口的菲律宾有四五百万的海外劳工,她们创造的外汇是菲律宾出口贸易额的一半。据不完全统计,在香港有超过13万的菲佣,每到周末和节假日,遍布港九的菲佣便从四面八方涌到中环的皇后广场和金钟的太古广场游玩,三个一堆,五个一群, 或站或坐,互阅家书,同叙乡情,久而久之,遂成为香港的一大独特景观。
菲佣”的历史要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菲律宾面临着国内经济异常不景气和社会剧烈动荡的双重困境,为了调整国民经济结构,改善民众的收入状况,菲律宾政府决定开启国门,允许国民赴海外打工,鼓励以“菲佣”为主体的劳务出口。从此,菲佣逐渐成为国际劳务市场上的一支生力军,成为全球专业化家政服务人员的代表品牌,拥有“世界上最专业保姆的美誉。 上世纪80年代后这一群体不断发展壮大,菲律宾将劳务输出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加上海外家政市场竞争激烈,菲佣群体的素质不断增强,最终形成了专业而周到的服务标签。
至20世纪8 0年代中后期,菲佣已占据了香港家政服务业的半壁江山,逐步发展成为一个国际知名品牌。
由于家政服务这一巨大的经济效益,菲佣在菲律宾国内得到了国家政策和法律的支持,从培训、就业再到福利保障都有完整的法律法规与之相适应。经过多年的发展和调整,高级家政已经在菲律宾国内形成了一个高度专业化的产业。在菲国内有专门的菲佣学校,对有志从事该行业的女性进行专业培训,小到清洁卫生,大到理财管家都有十分严格的专业化培训。有报道称,即使是擦一个桌子如此简单的工作都有着明确的培训程序。此外,菲佣的培训还十分注重外语训练,合格的菲佣都能掌握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以适应国际雇主的需要。
为了提高菲佣服务的竞争力,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2007年3月开始推行海外就业改革计划,所有前往海外提供家政服务的人都必须接受一个多月的技能和语言文化培训。目前在菲律宾技能培训和开发部门登记的培训中心已多达近4500个,而海外就业管理局授权的私人劳务中介公司则更是多如牛毛。为了配合政府向海外派遣劳工的需要,菲律宾已经形成一条由劳务中介公司、技能培训学校以及认证中心等构成的完整的服务链。
菲佣属于综合性家政人才,在学习、礼仪、着装等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既会烧饭洗衣,又能充当临时家庭教师,还会理财管家;文化水平高,大多拥有大专、大学文凭;敬业精神强,留意雇主生活习惯,真心关心雇主身体健康。一直以来,菲律宾劳务输出总量在亚洲名列前茅,家政服务是该国重要行业之一。难怪每逢圣诞,菲律宾政府都会在首都国际机场铺上红地毯,由总统率领相关部门的政府官员亲自迎接回国探亲的她们——这些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真正的英雄”。
共11页 您在第2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页 本页共有3057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