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行业资讯>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聚焦家政“新政”

文章来源:陕西省家庭服务业协会 陕西省人大民声报 作者:记者周鑫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0日 点击数:
字号:
菲律宾在家政服务人员培训输出上摸索出一套成功的经验,值得我国学习与借鉴。
    三、中国家政现状喜忧参半
家政服务在中国有着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随着中国的社会经济转型,城市化以空前的规模迅猛发展,家政服务愈发显示出其巨大的市场需求,而我国现在家政服务市场供求关系存在着严重落差,社会需求与家政的供给服务矛盾突出。从家政服务的需求来看,在城市中,可以说是一个亟待开发的就业大市场。中国社会正在步入家庭的小型化,人口的老龄化,生活的现代化和劳动的社会化,这些都可以直接促使人们产生家政服务的需求。我国超过60岁人口占总人口的10%,这是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志;我国10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的25%,两者之和为35%,按城乡人口3:7的比例计算,城市的老人和儿童有1.2亿人,他们首先是需要得到社会、家庭或他人照顾的群体,这其中,隐含着对家政服务的巨大需求,同时不少现代的家庭已经具备接受社会提供家政服务的能力和条件。这可以称为社会对家政服务有一种“饥渴性需求”;然而,现实的家政供给服务却难以形成足够的、有质量的服务供给,一份《中国家政服务业现状白皮书》显示,从全国九个城市家政服务的调查数据显示,沈阳市对家政服务员的需求量为9.6万人,目前还有4万个空缺;武汉市需求量10万人,尚有9万个空缺;南京市需求量36万人,目前有24万个空缺。不仅家政从业人员无法满足现实社会需求,而且其从业人员的素质、服务质量与现代家庭的要求也有着不小的差距。不少家政服务员自身素质较低,文化教育程度不高,因种种原因,没有参加过培训,服务质量不高,甚至出现事故;有的还在职业道德上出现问题,无法保证工作稳定。许多家庭实际上已有条件聘用家政服务员,但由于目前家政服务市场选择余地小,难以找到合适人选,又没有客观衡量标准和担保机制,故不得已放弃使用家政服务员。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是,从事家政服务人员自身权益和个人安全无保障,社会保险无从谈起,后顾之忧较大。一些家政服务中介机构运作不规范,乱收费,缺乏后续服务,在介绍人员质量和保证家庭安全方面均无保证。非法中介机构损害用户和服务人员权益现象时有发生。以上诸多问题严重制约了家政服务健康发展。
这里,我们摘录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几个真实事例,这些事例从不同侧面映射出我国家政服务领域存在的种种问题:
例1: 邓某的儿子出生于2008年6月,可爱的孩子带来了无数欢乐和幸福。儿子半岁的时候,邓某夫妇通过中介公司找了一名保姆小郭全天照顾儿子,有时他们工作很忙,早晨出门晚上才能回家。2009年10月的一天,邓某正在公司上班,突然接到邻居一个电话:“你们家保姆带着儿子在天桥乞讨呢,你快去看看!”半信半疑的邓某回家一看,发现儿子和小郭真的不在家。
  按照邻居告诉他的地址,他走上离家不远的一处过街天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一岁多的儿子小脸被抹得脏兮兮的,穿着不知哪儿来的一件破衣服,正在小郭的怀里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来往的人看到一个女人带着这么小的孩子乞讨,很多人掏出钱给其施舍,一元、五元的都有。
  邓某抢过孩子眼泪狂流。不幸中的万幸,经过检查,儿子的身体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在邓某一家询问下,小郭承认,大约一周前开始,邓某夫妇上班后,她就为儿子“化装”,然后抱着他沿街乞讨。等邓某快下班时,她再将孩子抱回家洗干净,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经历了最初的惊惧和愤怒后,邓某一家人反复商量,决定放弃法律诉讼。邓某觉得,就算自己胜诉,小郭赔礼道歉,可是对孩子的伤害和社会影响很难消除,至于经济赔偿,小郭从外地来打工,如果她赖着说“没钱”法院也很难执行。
例2: 与邓某相比,广州市白云区的杨女士就没他那么幸运。被称为“月嫂”的专门代人护理婴儿的保姆,是很多育龄家庭的好帮手。然而,家住广州市白云区的杨女士,却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意外:2004年2月,她花高薪从家政服务中心请来的月嫂在照看自家婴儿时,竟因怕麻烦而利用安眠药控制孩子生活规律的嫌疑,使只有两个月大的孩子成天拉稀或不正常哭闹,住进医院救治已近半月之久。
共11页 您在第3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页 本页共有2539个字符